盈盈彩
标题新闻:

乳企自建牧场被指形象工程 投资长回报慢

2014-11-17    来源:中国经营报   访问量:2892 [ 字号: ]
    伊利与美国第一大牛奶公司DFA合资,投建美国最大奶粉厂,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还不是又为了奶源那点事儿?
    从国内自建到出国“借奶”,从引入资本外援到借力合作伙伴,2014年,中国乳品行业再次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牧场投资热,与“三聚氰胺”事件后中国乳业的那场大跃进式牧场投资相比,其规模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过回望当年上马的牧场,很多依然没有带来有效产出,甚至还相继爆出管理和安全问题,当年不惜巨资布局牧场的乳企也是“五味杂陈”,有得有失。
    而此次受到政策催生、资本蛊惑的牧场投资又能否真正实现乳品安全?还是如业内人士所担心的那样只是造就了形象工程?“得奶源者”又能如何在投入重金之后赢得市场?

百亿资金进牧场
    11月12日,伊利股份公告称,已经与美国第一大牛奶公司DFA签约,将在堪萨斯州合资建设年产8万吨奶粉的工厂,建成后会是全美国规模最大的奶粉厂。
    从全球乳业的发展现状来看,美国等发达国家市场乳品需求趋于饱和,而中国市场奶制品需求仍处于快速上升阶段,原奶需求巨大;与此同时,美国关于刺激原奶产量的法案出台在即,也为双方合作打开了通道。
    其实,不难看出,伊利希望借助美国的原奶来壮大自己的奶粉业务。在此之前,国内乳企对于牧场的“追捧”已经不断见诸报端,据不完全统计,2014年以来,已经有几百亿元的资金投向牧场,而且与2009年前后大型乳企担当投资主力不同的是,其中的参与者不仅有大中型乳企,还有像恒大一样的产业大腕的跨界投资,更有投资大腕、主权基金等资本的追捧。
    中投顾问食品行业研究员简爱华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奶源投资备受追捧,政策、行业和企业三个因素可谓相互影响。国家对农业发展的鼓励或者是提高婴幼儿奶粉企业的奶源门槛,外来投资者或者业内参与者出于投资收益或者自身发展需要参与其中;而国内奶牛养殖业较为薄弱,未来有可能成为下游乳制品行业的限制因素,所以奶源建设为国家所重视;企业为了恢复消费者信心、保证奶源数量和质量上的稳定也是重要考虑。
    政策对婴幼儿配方乳粉生产企业自建奶源可谓“三令五申”,并由此祭出了号称“史上最严”的乳粉新规,其中就提到,婴幼儿配方乳粉企业的生产原料要来自自建自控奶源,甚至在行业兼并重组方案的政策文件中,企业要具备自有奶源也是强调的重点,有消息称政府将出台一系列政策支持国内乳制品企业的兼并重组,扶持资金将达300亿元,将从财政、税收等方面进行。很多企业为了寻求政策的支持,下血本完善产业链建设,自建牧场即是最大的手笔。
    同时,市场认知的变化也在倒逼着乳企的转变,中北蓝海FMCG品牌营销策划机构首席项目运营总监王子恒也指出,“鲜”奶源(最短的原奶运储滞存时间)、“轻”加工(最少的工业加工环节、最少的高温干预)是未来乳制品的发展方向和趋势,而要实现这些就需要足量稳定和安全的液态奶源配套保障。
    “国内外乳品企业和异业资本都看到了这个趋势,这也是近期乳品产业上游牧业投资热急剧升温的原因。”王子恒告诉记者,“中国鲜奶、原奶的缺口太大了。”
    在原奶紧缺、市场对奶制品安全意识日益提升的情况下,加强对牧场的控制也是乳企争夺市场的有力筹码。“掌控价格定价权,应对奶荒也是牧场投资的主要原因。”一位乳企负责人认为,“乳企必须要有自控奶源,2008年的教训历历在目,为安全起见,还是尽可能依靠自有奶源,或者扩充现有牧场的产能,或者新建牧场。”

形象工程?
    “三聚氰胺”事件引发了国内牧场投资的第一波热潮。
    2009年年初,蒙牛宣布将建设20个超大规模的万头奶牛牧场,每个牧场预计投资3亿元。伊利也很快做出反应,宣布投资2.5亿元用于原奶项目建设,新希望乳业也宣布将对旗下的四川洪雅牧场进行扩容,还对部分拥有奶源基地的品牌进行收购,投资或高达2亿~3亿元。有数据显示,2012年,在建的万头牧场已经超过40个。
    最具代表性的巨资布局牧场的企业当属飞鹤乳业,早在2003年上市后,飞鹤乳业即开始修建牧场,也正是由于奶源自给,使飞鹤在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的行业震荡中独善其身,所有产品均未被检测出问题。
    “我是走了一条与国内其他乳企相反的路,花了更多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在原料的建设和产业链的完善上,而大多数企业则拿钱去投入市场了。”飞鹤乳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冷友斌表示这样的选择确实有得有失,“如果当初也把投入牧场的20亿元拿来投市场,那飞鹤的市场和品牌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当然,三聚氰胺事件有可能我们也就进去了。”
    这样的两难抉择是每一家乳企都要面对的,虽然大规模兴建牧场会受益匪浅,但是牧场建设和运营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据东石北美牧场科技有限公司执行董事苏昊介绍,国内牧场建设的“标配”是每头牛15000~25000元,整体投资成本较高,且投资回报期较长,“世界通行标准是6~10年回本”。同时,自建牧场还要承担6~10年的诸多未知风险。
    “牧场在整个乳业产品链中是利润最低的一个环节,目前的平均毛利只有5%~10%,液态奶和酸奶的毛利至少在20%左右,奶粉就更高;而且牧场投资回报期长,因此单纯经营牧场实在是高成本低回报。”广东乳业协会秘书长王丁棉称。
    据记者了解,在上一轮投资热中“诞生”的牧场如今具备有效产出的还在少数,而且,牧场奶牛养殖对地理环境、饲料、水源、物流运输等要求很高。蒙牛原奶提供者现代牧业此前主打万头牧场模式,但是牧场的粪污处理、奶牛疫病防疫等屡被外界质疑。
    有消息称,日前,安徽省肥东县环保部门因现代牧业旗下子公司现代牧业(肥东)有限公司的环境违法行为向其开出巨额罚单,并全县通报。事件尚未结束,该公司又因私自出售42头带病奶牛,遭到动物检疫部门和公安机关的调查,曾以规模化牧场建设著称的现代牧业却由于各种牧场管理问题而麻烦不断,使其之前备受推崇的模式也陷入困境。
    一位国内乳制品企业内部人士就告诉记者,每个企业都知道自建牧场可以保证产品质量,也有利于自身品牌的打造,可是企业除了保证产品质量外,在业绩上达到投资者的要求也同样重要,但投资大,回报少的牧场显然让企业有些顾此失彼。
    以至于有乳企高层公开表示,中国原料奶已为全世界最贵之一,高昂的原料奶成本让企业很难消化,而自建奶源的高成本同样让企业难以承受。自建奶源在很多情况下都是企业“做做样子,给媒体、给社会一个交代”,因为自有奶源成本太高,“企业根本投不起”,解决奶源问题还是要走“社会化、专业化分工”的道路。

模式权衡
    保证产品安全的同时,降低奶源的控制成本,对于企业来说能否“鱼和熊掌”兼得呢?
    “国内牧场和工厂的分体模式,导致牧场和工厂的利益很多时候无法共存,且合作不具有稳定性,行业向集约化、产业化发展的模式已成定局,所以乳企要自建、自控奶源,形成上下游的利益共同体。”王子恒指出,“利益共同体”的形成就有利于建立产业链各方在安全问题上的共识。
    因此,自建或许并非一个唯一确定的答案,正由于实际操作中所遭遇的重重困难,在各家乳企纷纷大力度进入牧场建设的潮流下,已经实现奶源自给自足的飞鹤却又“背道而驰”,2011年8月,飞鹤对外宣布出售旗下5个牧场中的两个示范牧场,将自建转变成自控。“保证公司获得高品质生鲜奶的同时,还能省去公司在养殖场的运营支出。”
    资金成本也是各个乳企所不得不面对的挑战,“很多奶源建设都是引入投资方,由投资方提供奶源建设的资金,从而不影响自身业绩。而投资方也看到牧场建设的长远意义,愿意投资。另一方面,很多国际品牌也乐于投资国内品牌,借助国内品牌实现在中国市场的落地。而国内大企业更多的选择出海去收购海外奶源,一则实现宣传效益,同时打造国际化噱头。”一位业内人士指出,与资本联姻也能更好地平衡短期业绩和巨额投资的矛盾。
    与引入资本相比,雀巢通过其他的模式来实施其在“安全”与“成本控制”上的平衡,在其采取的“公司+奶农”的“轻资产”模式下,其建成的示范牧场针对不同的养殖户进行培训,借此实现不同的奶户转型升级、加大投资,实现标准化、规模化的养殖。
    尽管各种模式的优劣利弊还有待观察,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却是,牧场的运营所面临的问题远比资金运作复杂得多,在新一波投资热中,如果不提高牧场专业化、标准化、规模化管理水平,单纯的奶牛头数增加不仅不能使下游产业受益,而且也很难避免上述现代牧业所遇到的一系列管理问题。
    根据农业部发布数据显示,2013年美国奶牛存栏900多万头,牛奶产量9000多万吨,而中国奶牛存栏1400万头,牛奶产量3600多万吨,奶牛是前者的1.5倍,产量却连一半都不到。
    “从中国国情来看,万头牧场仍存在争议。首先,国际经验都集中在中小型牧场及合作社式管理,并不能直接复制到中国的万头牧场管理上,所以,国内模式仍需企业探索。比如如何整合当前奶农资源,将其进行标准化、规模化升级。”行业人士就此分析指出。(中国经营报)
【共有0条评论】【收藏本页】【打印】【关闭
发表评论
姓    名:
看不清,点击刷新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
六福彩票 聚盛彩票 吉祥彩 六福彩票 竞彩258彩票 - 竞彩258彩票app pk10计划_pk10最牛稳赚5码计划_pk10五码两期在线计划 聚盛彩票 凤凰体彩